经过三次开颅手术后

2020-06-20 21:45

1991年11月25日,身为郑州铁路公安处刑警队中队长的陈守仁在执行任务时,头部严重受伤。

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丈夫,想到年仅11岁的女儿,唐孝琴感觉天要塌了下来。

在她的悉心呵护下,在丈夫单位的关怀下,1994年,丈夫奇迹般地苏醒过来,离开了医院。

经过三次开颅手术后,陈守仁的命是保住了,但成了一个不能言语,肢体瘫痪的植物人。

有一次,唐孝琴回家,看到丈夫正站在厨房,试图打开气灶为她做饭。还有次,唐孝琴在纸上写下她的姓,丈夫竟能补上她的名字。

长大后,经人撮合,俩人走到了一起。那时,丈夫对她疼爱有加。平时,家里的重活累活,丈夫总一人独揽;丈夫特爱做饭,为她变着花样做;每次出差,总会给妻子买回精心挑选的衣服、鞋子等;丈夫还特别幽默,有了女儿后,总是调侃说,“抱着小的,拉着大的。”

老伴年纪渐渐大了,病情加重,这次又入院治疗。但提及丈夫,唐孝琴总是笑着。

无论多苦,她都不后悔,“谁让我是他的结发妻子呢,一日夫妻百日恩。照顾好他是我一辈子的责任。”

唐孝琴像保姆一样照料着老伴,她买来榨汁机,买来水果,将其榨成汁,用针管打进胃管,为丈夫补充水分;为给丈夫补充营养,她买来鲫鱼,炖汤,打成糊糊。

为唤醒丈夫,她四处寻医问药,端屎端尿,翻身搓背,喂水喂饭,体力的消耗,心情的痛苦,使她几度昏倒在丈夫病房。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。终于有段时间,丈夫的身体和智力都得以很大程度的恢复。他能站立并学会了走路。

担心变天丈夫着凉,她每天必看天气预报;为重启丈夫智力,她陪丈夫看电视,讲故事给他听;为让丈夫重新站立走路,她每天架着丈夫练习走路。

为帮丈夫下楼,唐孝琴多次被身材高大的丈夫撞倒在楼梯上,胳膊也曾为此脱臼骨折。

在她的回忆里,丈夫一身警服的样子,“很帅”。她和丈夫同为铁路子弟,两家住的也不远。上小学那会儿还曾一个班。

唐孝琴说,这25年来,她曾绝望过,不知偷偷掉过多少眼泪,但一想到丈夫曾经的好,她便又开始给自己打气、鼓励,“我得撑住这个家,才对得起他对我的好。”

首页

本地服务

公告栏

戒指

连体衣

医学期刊

今日排行